主页 >


咲戈戈哟

  • 2020-05-13
  • 772人已阅读

       母亲的手很粗糙,厚厚的老茧让我的心中变得沉重起来。母亲听见太祖母微弱的话,一口气才松了下来。母亲像学生一样,周末回乡下,平常帮我们带孩子。母亲望着大片插好的秧苗,一身的疲劳仿佛消失了,眼前浮现秋季稻田金灿灿的的景象。母亲还时常给我熬醪糟鸡蛋汤喝,对于那道美味的喜爱,我还是如儿时那般的痴迷。母亲七十岁那年,终于有了一枚真正的戒指。母亲匆匆在自家的水缸里洗了把脸,喝了口稀稀的米水,便拿着衣服到家旁的溪水边洗衣挑水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也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,离家出走了,原来的甜蜜都化成了泡影,只留下空荡荡的房子,还有那似乎很美的回忆。母亲说:现在确实没钱,等筹到钱一定给您送去。母亲是这方面的能手,她是生产队长,负责安排整个村的种田计划。母亲有再爱的权利,我与妹妹,涉于颜面,涉于尊严,便草草扼杀了母亲的幸福,我于心不忍。母亲篇母亲呀,母亲,在别人眼中能给残疾孩子,让他们吃饱穿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。母亲说:你那单位全是画家写家,我这不能算上好的。母亲虽然是农家出身,但在当时的村子里也算是个大户人家的千金了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用宁可自己少吃一口饭,绝不侵占人家一粒粮的言行来教育我们、影响我们,在我们心里刻下了诚实善良、包容大度、乐于助人的行为准则,永不磨灭。母亲从锅铲上尝尝,喳喳着,嘴角溢出甜蜜,然后把菜盛入大碗。母亲千针万线为我缝了小棉祆和新布鞋,做了一个新书包,准备妥当,把书包挎在我肩上,一直望着我向学校走,直到消失在视线中。母亲见我满脸的笑容,长此以来的忧愁也渐渐消失了,母亲终于笑了,那是面对孩子天真快乐的笑容,也是感到内心安慰的快意。母亲围着我,嘘寒问暖,拍打我身上的雪。母亲忙拿出各种容器,一字儿排开在屋檐下接雨水,坐在温暖的炕头,隔着窗花,观看雨点的自由飘洒,静听雨曲的恢弘交响。母亲却很严肃地说:谁说我不会给你打电话?

       母亲烧好了早饭,喊:起吧,喇叭花开了!母亲每天忙得团团转,三点一线地穿梭于家、学校、培训班之间。母亲戴上做针线活,穿针引线不难了;父亲爱看农家历,戴上眼不昏花了,字不模糊了。母亲给我们留下的善是大善,留下的度是大度,留下的智是大智,留下的德是大德!母亲对她非常严格,保护得密不透风,业务时间还要接受各种训练。母亲的旗袍就这样压在箱底,被无情的岁月尘封,但是母亲心中对旗袍的深情,却如同酒一般,随着时间的更迭,只增不减,岁月留香。母亲的身份证印证了她几十年的人生履历和风雨坎坷,从而也让儿女们知道了母亲年轻时的感情经历,听大舅讲,母亲跟我父亲结婚是再婚,母亲十八方龄嫁给一户潘姓人家,缺吃少穿,生活过得艰苦,婚后生下一女夭折。